白宫债务危机不可怕?华尔街坚信财政部留有一手

时间:2021年09月14日 08:35:33 中财网
  美国财政部周一表示,一旦其用尽了避免突破联邦债务上限的措施,它没有计划来分清哪些款项将支付,以及将哪些美国政府债务放在一边。不过华尔街有不同的看法。

  一些策略师告诉他们的客户,在最坏的情况下,财政部会优先偿付公开发行的美国国债,或推迟某些债务的偿还日期,这种选项在技术上仍然存在。

  全球最大的债券市场——美国国债及其流动性,是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基础,这支持财政部所认为国债将被置于优先于其他债务地位的说法。

  对这些付款将被列为优先事项的信心,部分源于奥巴马政府时期曾经秘密制定债务上限应急计划,财长珍妮特·耶伦团队目前表示不会动用。美联储的电话会议记录显示,在2011年和2013年有关提高政府举债上限的激烈论战之中,美联储官员曾讨论其细节。

  美国银行利率策略主管马克·卡巴纳(Mark Cabana)表示:
  “这些记录告诉我,财政部能够优先考虑支付。但是他们是否愿意这样做是另一个问题。”

  日本和中国是美国国债两大的外国持有者,各自持有超1万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没有讨论如果国会未能暂停或提高债务上限会发生什么情况。在债务上限暂停两年之后,美国政府的负债在8月初来到28.4万亿美元。耶伦上周早些时候表示,避免违反限制的特殊措施只会持续到10月某个时候。

  美国国债市场显示出一些担忧国会不能按时行动的迹象。在10月末或11月初到期的国债收益率高于之前或之后到期的国债,因为投资者要求对增加的风险进行更多补偿。

  Wrightson ICAP预计政府的现金和特殊措施将在10月22日左右终止。美国银行Cabana表示可能在11月初发生,但前提是国会在此之前再次取消或暂停该计划。

  民主党国会领袖和拜登政府呼吁共和党人支持暂停或提高债务上限,但多数共和党参议员表示,他们将反对这一举措。

  DBRS Morningstar主权评级联席主管托格森(Thomas Torgerson)说,这一僵局增加了美国信用评级前景的风险。托格森在报告中说:
  “如果两党中至少有一方不改变战略,误判的风险就会与日俱增。”

  即使在美国国债的偿还得以维持的情况下,从社会保障到为联邦政府日常运作买单等众多其他政府债务的违约会严重影响人们对美国主权信贷质量的看法。

  2011年,经过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但最终还是成功解除债务上限的战斗后,标普全球评级下调了美国的主权评级。两年后,在另一场类似的斗争中,惠誉评级把美国的评级调为负面。惠誉在2014年取消了这一评级,然后于2020年7月重新实施。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表示,在2017年围绕一轮债务限额问题中,预计财政部会转而将偿债优先于其他债务。

  穆迪分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表示,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鉴于未能履行其他债务所造成的损害,即使只是在有限的一段时间内,美国的借贷成本也会被提高。

  赞迪上周四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
  “出现违约应该是一个并非无关紧要的风险。我确信,财政部正在研究各种应急情况,如优先次序。但这仍是千钧一发的事件,我们随时可能脱轨。”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