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步入“6.3时代” 外贸企业如何化解压力

时间:2021年06月04日 09:03:08 中财网
  原标题:人民币步入“6.3时代”,外贸企业如何化解压力
  让外贸人担心的人民币“6.3时代”还是来了。

  “2月有一天离岸人民币到了6.39多,虽然时间不长,但为今年可能升值到6.3提供了支持。”长三角地区一家服装外贸制造企业负责人李齐没想到,自己此前的担忧竟一语成谶。

  在原材料上涨、人民币升值、国际运费高居不下等重重压力下,外贸企业的利润已被挤压近零。

  李齐告诉第一财经,如今外贸企业“不亏就算好”。

  但幸运的是,在全球疫情持续的背景下,全球市场对于中国制造的依赖性在加强,订单数量不成问题。同时,由于人民币汇率走势难以预测,外贸企业不敢大规模锁汇,短单量明显增加。

  坚持活下来
  徐州海兰特桑拿设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颜廷对第一财经表示:“企业现在目标不高,就是不亏,坚持活下来”。

  面对一开始的原材料上涨和汇率波动,李颜廷他们还会尽量“从内部挖掘潜力弥补”,盘算如何分摊涨价的部分,但如今,他说一切反而简单了——原材料涨多少,人民币升多少,海运费增加多少,就全部直接传导给下游客户。因为但求不亏的企业,自身已经没有空间再承受。

  李颜廷表示,桑拿设备以木材为主要原材料,而木材的价格已经与去年同期相比翻了一番,国际海运费也涨了两倍,再加上人民币的快速升值,总体成本增加了三分之一到一半。

  “一个货柜的运费都快赶上货品成本了,还订不到集装箱。”这让李颜廷他们被迫摊手,“客户能接受多少就多少,承受不了这单子我们就不做了。我们不做,行业里的其他人也做不了,反倒公平了。”

  然而,这样直接传导给消费端的代价,是原本扩张的市场停下脚步甚至逐渐缩小。

  还好,在疫情的大背景下,全球市场对于中国制造的依赖性加强,也让不少公司暂时还“不用特别担心订单”。

  5月,商务部外贸司负责人在谈及我国外贸运行情况时表示,1~4月,我国外贸发展延续增长势头,进出口总值达11.6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5%,规模创历史同期新高。其中,1~4月,对欧盟、美国、日本以及我国香港等传统市场出口分别增长36.1%、49.3%、12.6%和30.9%,拉高整体出口增速16.8个百分点。对东盟、拉丁美洲、非洲等新兴市场出口分别增长29%、47.1%和27.6%,拉高整体出口增速8.6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宅经济”产品继续带动出口增长,一些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恢复性增长。1~4月,电脑、手机、家用电器、灯具、玩具等“宅经济”产品出口分别增长32.2%、35.6%、50.3%、66.8%和59%,拉高整体出口增速6.9个百分点。发达国家经济体疫苗接种进度较快,民众出行需求增加,服装、鞋靴、箱包等出口恢复性增长,增速分别达41%、25.8%和19.2%。

  李颜廷表示,海外市场对于桑拿设备的需求是缩小了,但是会筛选出愿意为此消费的客户。换个角度来说,对于消费者来说,这也可能是“最划算”的时候,因为生产商和外贸企业在中间基本不赚钱了。

  作为传统服装的出口制造商,李齐说,虽然来自美国的订单数量没有减少,但欧洲略减,日本已呈现明显下降的趋势。究其原因,是在经济并不景气的情况之下,疫情的反复持续冲击部分国家的线下消费,对于服装这类产品而言,海外的多数消费者可能还是习惯眼见为实。

  “小订单让工厂涨价也不现实,毕竟工厂现在愿意开工做已经不错了。而大订单,客户和公司、工厂都会为了长远考虑,各自分摊一些上涨的成本。”李齐说,至于如何分摊,则涉及各自的心理价位和谈判的艺术了。不过,目前的基本情况,还是以外贸公司作为主体来承担大部分的上涨压力。

  外贸短单量激增
  目前,业内人士对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意见并不统一,这让想要尽量适应汇率波动的外贸企业不敢大规模锁汇,也让外贸行业的短单量明显增加。

  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经理孟卓告诉第一财经,目前公司锁汇的比例在20%~30%。虽然现在已经连涨至高位,但接下来是升是贬还不确定。

  苏州猛狮智能车辆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宪胜则认为,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在今年冲破6.3。

  5月27日,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提出,未来,影响汇率的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没有任何人可以准确预测汇率走势。不论是短期还是中长期,汇率测不准是必然,双向波动是常态,不论是政府、机构还是个人,都要避免被预测结论误导。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适合中国国情,应当长期坚持。在这一汇率制度下,汇率不能作为工具,既不能用来贬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来升值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

  这被外界视为汇率的弹性将会进一步加大的信号。

  因此,曾宪胜选择缓冲的方式,连同原材料上涨等因素一同考虑,及时与客户协商涨价。孟卓他们则是把当下谈成的订单进行部分锁汇操作,以缓减汇率波动带来的影响。

  “我们以前签合同最长可以签半年,但现在不会超过一个月。”李颜廷表示,由于汇率波动和原材料上涨过快,他们开始只接短单,“人民币升了价格就增加一点,人民币贬了就给客户降点”。

  作为中小企业进出口一站式服务平台,宁波世贸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孔泽昊也表示,自4月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升值以来,平台上企业的短单量明显增加。

  “当前汇率波动频繁,外贸企业接单的价格不稳定,中小企业对于周期长、价格高的订单不是很敢接。”孔泽昊称,总体来看,企业订单量依旧保持了高增长态势,但分析每个月的增长数据可以发现,订单的增长边际在放缓,3~5月尤其明显,这其中有方方面面的因素,但近两个月来人民币汇率升值是相当重要的因素。

  上海海斐欧工艺礼品有限公司营销主管肖筱告诉第一财经,公司今年的订单还可以,整体比去年好。但接的订单规模偏小,批次多,所以锁汇过于繁杂,操作起来并不现实。他们应对人民币升值的方式是“跑量”,通过跨境电商的转型去接越来越多零散的订单。

  虽然目前跨境电商总体的份额还较小,但在去年为零的基础上,今年已实现了突破。依托跨境电商平台,肖筱他们也不用担心集装箱“一箱难求”的问题,“这些平台从退税到储运,提供了一条龙服务”。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巴巴国际站总经理张阔此前告诉第一财经,疫情期间,全球电商渗透率大幅度提升,线上采购趋势不可逆转。随着中国供给在全球的结构性地位不减反增,跨境电商出海红利仍在,正是中国制造通过品牌化方式高质量出海的新契机。需要强调的是,中国制造必须抓住疫情的窗口期,逐步从规模增长走向质量增长。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