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幽灵”降临?美国企业发出警报

时间:2021年03月31日 09:37:01 中财网
  “通胀幽灵”正在困扰着投资者,尽管美联储坚称当下的通胀上行趋势是暂时的,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一系列喊话未能降低市场对通胀的忧虑。

  与此同时,美国企业拉响了一系列警报,包括3M、沃尔玛等在内的越来越多的美企业警告称,供应链瓶颈、原材料成本上涨和上升的人工费用正开始影响企业运营,此前陆续出炉的美联储地区性商业调查中的数据也证明了这种趋势。

  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斯拉特(Adam Slate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几周,市场对通胀的担忧加剧,部分原因是源于主要经济体的强劲货币增长,“尽管我们仍然认为货币繁荣不是造成焦虑的原因,但与通货膨胀相关的上行风险在最近几个月中有所上升”。

  美国企业发出通胀警报
  3M近期表示,其运输货物的航空和货运成本正在上升。沃尔玛则警告称,美国港口出现了严重交通拥堵。移动房屋制造商Legacy Homes、Breville浓缩咖啡机和Wüsthof刀套件的供应商Williams-Sonoma监测到,企业工资成本有所上涨。芭比娃娃制造商美泰则警告称,塑料价格上涨。而得克萨斯州的寒潮一度使得当地的石化工厂无法复工,加剧了塑料价格的上涨。

  “成本到处都在上涨。”包装制造商海豹航空公司(Sealed Air)首席执行官多尼(Ted Doheny)说,“这很重要。”

  陆续出炉的美联储地区性商业调查披露了更多详实数据: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工厂采购经理报告了扩张速度加快,一般商业活动指数飙升,另一方面,伴随经济加速增长,订单继续增长,而制成品和原材料库存仍然稀少。

  具体而言,进口商与数量有限的可用集装箱正在作斗争,生产商则面临着运输和港口延误等瓶颈问题。同时,稳定的需求和制造中的供应短缺引发了投入品的价格压力。

  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数据,2月认为交货时间较慢的制造商所占比例接近50%。如剔除因疫情不得不停工的那一段时期,这就是自1979年以来所出现的最大比重了。

  同时,生产商正在为铜、铝、原油以及铁矿石等所有大宗商品的涨价买单。来自费城、纽约和里士满联储的最新调查均强调,材料通货膨胀率不断上升,这有可能出现向家庭和企业制成品价格传道,并使之上涨的风险。

  铝、铜、石油和木材等大宗产品价格在最近几个月大幅上涨,其中一些的交易价格更是接近历史最高水平。目前美油价格在每桶60美元左右徘徊,而根据供应链数据提供商Panjiva的数据,从去年四季度至今年3月,聚乙烯价格上涨了约20%。

  美联储区域分支机构的调查则显示,制造商正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内大幅提高商品价格。

  移动房屋制造商Legacy Homes联合创始人霍奇森(Curtis Drew Hodgson)对投资者表示:“我们购买的每一种商品,或购买的许多商品都在涨价。”

  市场一直对通胀回升的前景感到不安,毕竟出乎意料的高通胀会提高利率、破坏汇率稳定,引发劳动力市场动荡,将重债者推向违约并破坏资产市场。

  目前,对于美国公司来说,尚不清楚随着原材料产量的增加,价格上涨是否会减弱。不过,起重机制造商马尼托瓦克(Manitowoc)负责人拉文斯克罗夫特(Aaron Ravenscroft)认为,美国港口的堵塞导致了“价格上涨”,且他认为这个问题有所缓解。

  供应链堵塞还是货币繁荣之忧
  目前,从表面上看,那些美国企业的成本上涨,都被认为是因供应链不畅造成的,一方面,由于复苏快于预期,制造商提前“囤货”不足;另一方面,全球“一箱难求”,运力受限导致港口拥堵和价格上涨。

  鲍威尔近期指出,他认为目前输入价格的供应链瓶颈压力是暂时的。鲍威尔表示:“实际上,在世界范围内,在近25年中,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具有巨大通货紧缩压力的世界之中。”

  “我们不认为一次性支出激增导致的暂时价格上涨会干扰到这一点。”他说,他认为目前在通胀上的影响“既不特别大,也不会特别持久”。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亦表示:“我们的工作岗位仍比一年前减少了约900万个,因此我认为这将使通货膨胀压力在相当短的时间内保持较低水平。”

  不过,投资者并不愿意这么快就同美联储官员达成共识。上周末,美国10年期通胀保值国债(TIPS)损益平衡通胀率持续攀升,达到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37%。10年期TIPS是市场对通货膨胀预期的一种衡量标准,即10年收支平衡率,这意味着市场投资者正争相对冲投资组合的通胀风险。

  AlphaSimplex首席研究策略师卡敏思基(Kathryn Kaminski)认为,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发的巨大价格上涨是“暂时性的重置”,还是标志着通胀率的永久上升,“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东西要花一些时间才能看出真实影响,但听起来有些令人警惕。” 卡敏思基表示。

  基于美国通胀风险依然温和的判断,拜登政府在为美国经济注入1.9万亿美元的救助资金后,又计划推出名为“重建美好未来”的3万亿~4万亿美元基础建设计划。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沃尔夫(Martin Wolf)对此评价道,美联储预测今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达到6.5%。尽管如此,美国政府还考虑在绿色经济等长期优先事项上再投入30亿美元,这些计划总共将占美国GDP的将近四分之一。“这是变革性的政策制定(方式)。”他说。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对此举批评道:“这是过去40年来,最不负责任的财政宏观经济政策”、“这在根本上是由民主左翼的顽固立场和整个共和党的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所驱动的”。

  斯拉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到目前为止,快速的货币增长还没有转化为更高的通货膨胀率,因为货币的流通速度已经急剧下降。央行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适应了流动性大幅增长的需求。”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里,货币流通速度会发生什么,尚不清楚。”他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货币流通速度一直呈下降趋势,部分原因是监管方面的变化。但是在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货币流通速度曾有所恢复。现在,释放强制性储蓄以及金融和经济风险的降低可能会推动货币周转率回升。但货币流通速度回升以及2021年可能的货币和产出增长率,或许与低通胀不相容。鉴于通货膨胀具有惯性,通货膨胀的上升趋势可能会缓慢出现,但明年美联储将需要密切关注通货膨胀风险指标。”
.冯.迪.凡  .第.一.财.经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