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经济学家罗奇:美元未来一年将贬值35%

时间:2020年10月09日 07:50:41 中财网
  今年第二季度当中,美国的国内储蓄率骤降,降幅创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纪录。耶鲁大学经济学家、前摩根士丹利亚太区主席罗奇(Stephen Roach)撰文指出,这一趋势还将延续下去,而且经常账赤字也将随之恶化,在这种情况下,美元未来的走势注定只能有一个方向,以下即罗奇的文章全文。

  美元现在已经进入了猛烈下滑周期的早期阶段。在截至8月的四个月时间当中,美元实际有效汇率(REER)缩水了4.3%。如果以其他指标度量,则美元的贬值甚至还更加可怕,不过,实际有效汇率终究是在评估贸易、竞争力、通货膨胀和货币政策诸方面时最重要的那个指标。

  当然,需要承认的是,今年2月到4月间,美元曾经猛烈升值近7%,近期的下挫只是吐出了一部分进项而已。在那段时间内,美元之所以会升值,主要是因为全世界金融市场猛醒,突然意识到新冠病毒疫情和随之而来的封锁有多么可怕,在全球经济骤然停摆的情况下,投资者纷纷涌向美元这一心目当中的避风港。

  即便近期遭受了打压,美元目前看来依然是全球高估程度最厉害的主要货币,实际有效汇率较之2011年7月的低点依然高出34%。

  只是,我依然相信这一广义美元指标从现在到2021年底将大幅下跌,跌幅可能达到35%之巨。这一判断主要有三个根据:美国宏观经济不均衡性迅速恶化,欧元和人民币作为替代之选强势崛起,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便开始存在,让美元得以独立于各种风雨之外的美国例外主义光环将逐渐消失。

  第一个因素,即美国越来越严重的经济发展不均衡,现在已经成为了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一个巨大麻烦。国内储蓄史无前例的骤降,再加上与其存在严密内在关联的经常账赤字,两者联手猛烈袭击美国,让人目瞪口呆。

  在这方面至关重要的指标是净国民储蓄率,后者度量的是根据折旧调整后的企业、家庭和政府部门储蓄总和,在第二季度当中,该指标竟然跌成了负数,-1%。上一次有类似情况发生还是在2008年之后的金融危机期间,该读数曾经连续九个月为负,从2008年第二季度到2010年第二季度,平均为-1.7%。

  不过,最可怕的或许还不是这个负号,而是崩溃的速度。要知道,疫情爆发前的第一季度,储蓄率还曾经为2.9%,这也就意味着到第二季度的-1%,一个季度之间就骤跌了3.9个百分点。这也创下了1947年开始统计这一数字以来的最大单季跌幅纪录。

  国内储蓄史无前例的骤跌,其最主要的原因当然不是什么秘密。疫情爆发之后,个人储蓄一度曾经猛增,但是在联邦预算赤字的创纪录扩张面前,这点进展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新冠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向大部分美国人发放了1200美元一次性纾困支票,同时提供了每周600美元的额外失业救济补贴,这两者的联合作用下,个人储蓄率4月间猛增到闻所未闻的33.7%。

  昙花一现的一次性支票消失之后,个人储蓄率7月间迅速回落到17.8%,虽然看上去依然相对较高,但是在失业救济补贴7月底到期之后,显然这一数字还将继续下滑。

  与此相对应的,则是联邦预算赤字的激增,第二季度的年化数字猛增4.5万亿美元,达到5.7万亿美元之巨,足以吞下同期3.1万亿美元的净个人储蓄而有余。

  再考虑到未来几个月,个人储蓄很可能会大幅度下泄,而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当前财年的预算赤字总规模正向着国内生产总值的16%狂奔,因此,第二季度的国内储蓄重挫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昭示着前景注定很不美妙。

  这就将导致美国经常账赤字大崩盘。美国缺乏储蓄,却还想要投资和增长,就只能引入其他国家的盈余,维持巨大的外部赤字以吸引海外资本。这当然不是什么复杂的经济理论,只是简单的会计收支常识。

  事实上,这种逻辑的正确性刚刚从近日发布的美国2020年第二季度国际交易统计数据当中得到了证实。伴随国内储蓄的暴跌,美国的经常账赤字已经扩大到了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3.5%的水平,创下了2008年第四季度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4.3%以来的新高。

  事实上,正如储蓄崩盘一样,经常账方面的变化也同样是触目惊心。2020年,经常账赤字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还只有2.1%,而第二季度就猛烈提升了1.4个百分点,创下了1960年数据统治开始以来的最快恶化速度纪录。

  净国内储蓄率完全可能进一步向着深渊滑落,直至达到相当于国民收入-5%或-10%的地步。我的个人预期是,经常账赤字至少会突破2005年第四季度创下的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6.3%的纪录。在联邦预算赤字今年和明年猛增的背景之下,国内储蓄和经常账的这种可怕变化都将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展开。

  不必说,储蓄下滑、经常账失衡,自然会给美元造成贬值的压力,而麻烦还不止于此,联储政策近期的转向还会使得局面雪上加霜。联储日前宣布将通货膨胀目标由固定转为平均,其实就等于向市场传达了明确的信号:零利率存在的时间很可能要比之前预想的长得多,哪怕通胀率在短期内超过2%,他们也会坐视不理。

  这种新的货币宽松政策倾向实际上就等于取消了一个重要的选项,即加息,而众所周知,后者正是大多数国家为阻止本国货币贬值所采取的最常见措施之一。因此,联储实质上就是给业已疲软的美元造成了更大的贬值压力,将其当作了美国宏观经济失衡的安全阀来使用。

  简而言之,美元现在依然被高估,但是脖子上的枷锁正在不断收紧。国内储蓄正在以史无前例的速度下滑,而经常账失衡也紧随其后。可是,联储已经指望不上了,因为与对抗通货膨胀相比,他们现在更重视支持股市和债市,自顾不暇。因此只能说,美元的跌势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