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持续贬值加剧“跷跷板效应” 专家:中国还不需过度恐慌

时间:2020年09月04日 13:48:03 中财网
  “如果可以,汇率最佳状态是稳定,升值和贬值都不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说。

  近期,美元兑人民币(USD/CNY)重回6时代,一度逼近6.8关口;欧元兑美元(EUR/USD)9月第一周一度超1.2,创近两年来新高。

  回顾上半年,美元的持续走低,造成人民币、港元、欧元和日元等货币在上半年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

  市场上分析师普遍认为,本轮汇率变动的本质原因在于美元贬值。而美联储在8月27日宣布货币政策新框架之后,意味着美联储将长期执行货币宽松政策,导致美元因此进一步贬值。

  此外,因为各国货币与美元之间存在相互影响的“跷跷板效应”,美元的贬值带动各国货币一路被推着上涨。

  各央行不愿货币升值
  9月第一周,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连恩(Philip Lane)罕见地两次对欧元汇率走势发表评论称,欧洲央行虽然并未将汇率作为目标,但是欧元兑美元的汇率对货币政策确实重要,并表示“如果有力量使欧元兑美元汇率波动,这将影响我们对全球和欧洲的预测,进而会影响我们的货币政策。”在其讲话后,欧元兑美元汇率从两年高点回落。

  对此,巴克莱(Barclays)经济研究主管克里斯蒂安·凯勒(Christian Keller)表示,降低欧洲央行汇率的最有效方法是降低利率。

  然而,目前欧洲的部分国家已经实施了负利率。“连恩的讲话表明,欧洲央行对欧元升值和美元下跌感到不安,这表明央行正在密切关注通胀。”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外汇策略师Kenneth Broux说。

  众所周知,一个国家或地区货币的持续升值,会对当地出口贸易构成压力,并缩减其货币政策的调控空间,因此各国或地区的央行都不愿看到自己的货币持续升值。

  中国香港也不例外,香港金管局并不愿意见到香港汇率受到美元的影响持续上行。据官方数据显示,今年香港特区政府已售出1320亿港元,并出手干预40次,以保持在2020年与美元的钉住汇率。

  同理,日本此前一直推行“安倍经济学”,所推崇的就是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压低日元汇率,帮助依赖出口的日本企业扩大利润。

  虽然近期日本将迎来一位新首相,而大概率上位的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宣称,他将继承“安倍经济学”。因此日本央行也大概率会继续将控制日元的汇率走势。

  “广场协议”之殇
  不仅如此,日本还曾是美元贬值的最大受害者之一。

  1985年9月,包括美国、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在内,这五个国家的财长及央行行长在美国纽约广场饭店签订“广场协议”,同意美元贬值,非美元货币升值。从此,日元走上了快速升值的通道。

  在协议之后3个月内,日元兑美元汇率快速升值20%至200,1986年升值至150左右,1987年升至120。至此达到了协议目的,美元对日元贬值超过50%。

  而日本的外贸出口增速也由1985年的2.4%下降到1986年的-4.8%,进而影响日本实际经济增长率从1985年的5.1%下降至1986年的3.0%。

  虽日本后来在不到两年时间里走出了经济衰退,但是日元升值却为日本资产泡沫埋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并最终在货币政策出现三次重大失误后,造成了严重的资产泡沫。

  日本的惨痛教训历历在目,而近期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也让不少分析师和经济学家开始重视这一状况。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在9月3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如果持续性升值,人民币有可能会遭遇日本当年的难题。

  盘和林分析称,当年日本面临的难题与中国现今情况十分类似,在各国央行“大放水”的背景下,各国货币竞相贬值。“选择宽松,会助推货币贬值,提升外贸出口;选择紧缩,则会加强国内竞争,依赖科技创新。”盘和林说。

  从结果上看,日本最终选择了宽松,同时也帮助日本的经济增长模式由“外需主导型”转变为“内需主导型”,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结构性优化经济。

  “任何转换都是有成本的,叠加日本的老龄化,日本失去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在盘和林看来,人民币兑美元虽然7连涨,但现阶段还不需要过度恐慌。但如果升值是过度持续且持久,就需要做出合理选择。

  盘和林表示,“如果可以,汇率最佳状态是稳定,升值和贬值都不好。”。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