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落地 英国正循环时代即将开启?

时间:2020年02月10日 16:52:58 中财网
  作者: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孙斌
  现如今的情侣之间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我选择放你离开,也许不是因为爱你,而是因为爱自己。”这句话用来形容当前英国与欧盟的关系,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地时间2020年1月29日,布鲁塞尔,持续了长达3年的脱欧长跑终于抵达了终点,欧洲议会以621票支持、49票反对、13票弃权的票数正式批准了英国脱欧协议,两天之后的2020年1月31日英国正式实现脱欧。

  但纵观本次会议的各个聚焦点,我们仍然可以看出其中表面光鲜下的违和。在携手高唱“友谊地久天长”过后,法国总统马克龙随即表示“英国脱欧的日子是令人悲伤的一天”并对英国进行警告;看似一边倒的投票支持英国脱欧的背后,实则是多数议员们对于无协议脱欧混乱的担忧和妥协;一句“你们永远是欧洲的一部分,我们会永远爱你”的肺腑感言,未来等待双方的却是更加艰辛的过渡期博弈,这也佐证了为何如此重要的事件性因素并没给当天的外汇市场搅起多大的波澜。

  因此,英国的正式脱欧虽然无疑是里程碑似的一刻,但并不意味着脱欧问题的不确定性就此结束,后脱欧时代实际上有着更多的猜想和预期,真正的格局变迁或许才刚刚开始。

  变迁一:脱离体系后,英国经济的新面貌——更少的负担与更多的可能
  首先,对于英国来说脱欧的成功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退出了欧盟的规则体系,英国未来将以更加独立的角色面对全球市场,而不再受欧盟制度体系这个“外围防火墙”的掣肘,同时这与当前欧盟诸国所处的经济现状有非常大的关系。

  欧洲国家当前存在的一大问题在于债务水平的普遍高企,根据最新统计的数据显示,欧洲17个主要国家债务占GDP的比重平均已经高达85.1%,明显超过了欧盟规则中60%的红线水平。相比之下,英国也难以独善其身,2019年英国债务占GDP的比重也达到了80.8%的水平,在如此压力之下,英国每年还不得不向欧盟支付水平可观的会费与援助资金。

  根据可考量数据,英国每年向欧盟缴纳的会费以及援助资金最高曾一度达到欧盟年度预选的12.5%,作为资本的净输出国,常年的压力使得英国在实质与心理层面均存在明显的不满与纠结,脱离欧盟无疑将使得英国在此方面得到解脱。

  另外一个主要的区别在于,相较其他欧盟国家,英国经济特质以及潜在韧性的比较优势是突出的。英国相比于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洲主要发达国家,服务业占GDP比重超过90%,换言之,以服务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为主的英国不同于以制造业为中流砥柱的德、法、意等国。

  我们都知道,服务经济与实体经济相互依托,服务业的强盛需要实体产业作为温床,但实体产业的升级与转型也需要强盛的服务业这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跳板。这就意味着在当前以及未来,以服务产业为主的英国相较以制造业为主的其他欧盟国家拥有更广阔的市场敞口以及转型空间。

  依托伦敦金融城的国际地位,英国服务业对欧盟地区的不可或缺性以及相对国际市场的突出优势本身就持续存在,如今脱欧的成功又使得英国在经济运行方面拥有了更加自由、自主的发挥空间。因此综合来看,脱欧无疑给英国减轻了更多的负担,同时也给英国经济的未来注入了更多的可能性,这无疑将巩固英国经济在欧洲地区的比较优势,对于吸引资本、开放市场、制度创新等方面带来更大的利好。

  变迁二:脱掉枷锁后,英国展现的新角色——自由、开放的资本避险新港湾
  基于上文的推理,我们认为脱欧给英国带来的第二个重要变迁就是英国或将以崭新的面貌立足于欧洲与世界舞台,英国或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又一个资本避险港湾。上文提及,脱欧之后的英国经济凭借其强大的韧性与更多的想象力,预计将在未来相较其他欧盟国家甚至是世界其他发达国家呈现出更多的对比优势,但这也需要参考到英国当前的经济现状来谈。

  2019年英国全年实现1.4%的GDP增长,相比德国0.6%、法国1.25%、意大利0.2%的数据表现存在比较优势。此外,英国当前利率水平处于0.75%,不同于德、法、意、欧央行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水平的尴尬境地,这一点并不仅仅体现为英国相比之下拥有更大的货币政策空间,更重要的体现在于英国相比之下存在更强的抗风险能力,例如欧央行由于过度透支了货币宽松工具,使得其货币政策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丧失了主动性,对于内外部风险的抗击只得靠经济内生性动力的发挥与外部市场风向的左右。

  但相比之下,脱欧之后的英国不再遵从于欧盟货币政策体系的限制,使得英国金融业摆脱了欧盟单一监管及处置机制的限制,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可以更好的“对症下药”针对本国的需求,营造更加自由的市场环境,对英国金融服务业竞争力的提升无疑将带来利好,进而巩固以服务业为主的英国经济的优势。

  另外在贸易领域,以往作为成员国的英国不能随意的与其他的国家制定或建立贸易协议,必须由布鲁塞尔作为代表来进行对外商讨,这无疑限制了英国与其他经贸伙伴签订适合双方具体诉求的贸易协定,不利于英国构建以本国为核心的自贸体系。

  而脱欧之后的英国,其制度的先进性、经验的丰富性、市场的自由性、服务的前瞻性、资源的禀赋性等各方面的优势将得到更好的发挥,助力英国对于全球资本的吸引力,同时也使得资本可以更容易的进入英国市场。

  因此,厚实的经济根基、自由的市场环境、经济的比较优势、潜在的政策空间使得脱欧之后的英国在当前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能够表现出不亚于美国的市场形象,资本的青睐助力经济的改善,经济的改善强化风险的抵御,英国是否能够因此进入一个良性的正循环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个新的全球资本避险港湾或将诞生。

  变迁三:脱困欧元后,英镑酝酿的新趋势——美元的伙伴?欧元的对手?

  早在英国脱欧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曾表示,支持新任首相约翰逊的脱欧协议,支持英国脱欧的选择,并表示愿意与英国在未来签订双边贸易协议助力英国抵御脱欧带来的经济阵痛。我们从此番表述当中不难发现英美双方存在的同盟联系以及美国对于英国战略地位的重视。

  美欧双方貌合神离的背后,美国对欧洲的贸易压制、经济压制、利率压制都已经显而易见,但唯独欧元的存在使得美国在货币压制方面难以取得有效的成绩。主要的矛盾在于,欧元作为美元指数当中的第一大权重货币,其贬值的无奈使得美元贬值战略诉求的达成存在很大的障碍。而脱欧之前,英镑作为欧系货币之一,因货币政策、经贸关系、资本流动等多方面因素显现出与欧元较强的协同性,虽然作为美元指数当中的第三大权重货币,英镑并没有对美元的贬值诉求贡献明显的力量。

  但英国脱欧之后,英镑将作为完全独立性的货币展现出新的面貌,并建立属于自身的支付结算体系。再此背景下,英镑的市场需求无疑将得到提振,原因在于英国拥有者相比其他欧盟国家更加健全的交易结算环境以及更丰富的品种选择,对于市场来说持有英镑所带来的便利性将因英国脱欧的达成而明显提高。

  另外,从上文提及的变迁二与变迁三中我们也不难得出英镑及英镑资产未来潜在受市场青睐的预期。据此,英镑的国际货币地位以及市场份额相较脱欧之前无疑将得到明显的提升,这个过程中英镑升值的预期是可以预见的。

  而由此我们不难得出两方面的推论,第一,英镑市场地位及份额的提升无疑会削弱欧元的竞争力,加上英国脱欧给欧元区经济带来的阵痛,欧元贬值压力难以避免,欧元的前途也将更加坎坷,其与英镑走势或在未来出现分化。第二,欧元贬值预期将给美元贬值的发挥制造更多阻力,但相比之下英镑升值预期的预见性更强,加之英镑未来市场份额大概率将会提升,笔者相信这对于美元来说是难得的东风,那么由此美元指数权重是否会因此得到调整,英镑会否超越日元成为美元指数第二大权重货币值得重点关注。

  因为这样一来,英镑升值与美元贬值两者之间的协同效应会更强,而英镑的升值也有利于英国金融业对外扩张的便利,两者相辅相成之下,英镑最终的角色会更倾向于做美元的伙伴?还是欧元的对手?答案显而易见。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英国脱欧对于英国自身来说利大于弊的结论是可以确定的,虽然未来还有长达近一年的脱欧过渡期,这个过程当中英欧双边关系还有很多需要协调与沟通的部分,心怀叵测与礼尚往来之间还需要博弈与妥协。但欧盟,这个最早可以追溯到1957年的命运共同体在时隔60多年之后终于迎来了它第一位离开的成员,英国也毅然的放弃了佩戴了长达47年的联盟徽章,这个由“0”到“1”的突破将被画上划时代的重要标签。欧盟的命运未来几何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个由“28”(这里指欧盟的28个成员国)转为“27+1”的欧洲格局变迁,无疑将在未来产生无数的可能性与不确定性。

  英国的大门现在已经向我们打开,后脱欧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