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市场最大的风险是什么?金融大佬们这样看

时间:2019年11月28日 15:27:57 中财网
  2019年已临近尾声,金融大佬们对明年有什么预期?据媒体周三报道,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和私募股权公司的负责人都2020年的风险进行了评估。

  高盛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大卫·索罗门(David Solomon):
  “我认为最大的风险不存在于经济层面上。政治环境的诸多不确定性可能会导致企业对投资决策感到犹豫。我不认为我们即将陷入衰退,但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正在拖经济或者市场的后腿。”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货币政策将继续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我相信我们会回顾过去,并吸取有关负利率影响的经验教训。”

  黑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斯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
  “经过一段时段的增长后,全球经济正在放缓,但仍然显示出韧性,尤其是在美国。全球范围内的降息甚至负利率趋势有可能进一步损害经济增长,并在下一次衰退中令各国面临挑战。但是近期最大的风险仍然是地缘政治。任何可见或不可预见的问题都可能动摇投资者的信心,并立即产生负面影响。我们必须将这些下行风险纳入到决策中。”

  富达国际首席执行官安妮·理查兹(Anne Richards):
  “债券负收益率现在引起了系统性的关注。由于央行的利率处于最低水平,而美债的估值达到了100年来的最高水平,我们似乎已接近泡沫领域,但却不知道这种泡沫将在何时或如何破裂。这意味着央行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以支持风险资产和风险情绪。利率和收益率持续下降趋势的最终逆转可能会产生高度破坏性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内的中央银行放弃加息。”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流动性。资本在全球的自由流动受到越来越多的壁垒限制。随着资本的自由流动性减少并限制在较小的资金池中,这将削弱金融系统对不可预见的流动性事件作出动态反应的能力。”

  瑞银董事长阿克谢尔·韦伯(Axel Weber):
  “2020年有很多风险,例如贸易不确定性、中东冲突、英国脱欧、美国大选,或者从更广泛的层面上说,当前全球经济疲软趋势的加剧。但是,最令人担心的并不是这些风险本身。这种下行风险是人们可以应对的已知挑战。”

  “更令我担心的是与这些风险相关的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例如,我担心全球化的逆转可能带来的不利后果,过去十年来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对金融和货币稳定的副作用,或者网络攻击的潜在系统性后果。”

  安联全球投资者首席执行官文焯彦(Andreas Utermann):
  “一是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持续分裂。在二战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世界从自由贸易和较少受阻的资本流动中受益匪浅。赢家显然多过输家。我们必须希望贸易风险的加剧不会最终令全球财富缩水,从而使得重新分配更加困难。”

  “二是货币政策面临挑战。面对通货膨胀率的持续低迷,以及央行未能实现其通胀目标的情况,央行在各个政治维度都面临受谴责的风险,这为货币政策的政治化奠定了基础。除此之外,在全球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如何退出量化宽松的任务变得越来越艰巨。”(Investing)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