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大选后的欧元疲软只是昙花一现?

时间:2017年09月26日 16:00:52 中财网
  周末德国大选并非像预期的那般无聊,尽管德国铁娘子默克尔毫无意外的“四度加冕”,并成为欧洲任期最长的领导人之一,但这次大选中的一些“意外事项”却打了欧元一个措手不及,周一欧元跳空走低。

  反移民的德国新选择党(AfD)以超乎预期的13.0%支持率成为逾50年来首次进入议会的极右翼政党。另外,默克尔所属的保守派阵营的得票率仅为32.9%,创下1949年以来最差。并且,过去四年在“大联合政府”中扮演默克尔保守党伙伴的社会民主党(SPD),仅获得20.6%选票竟创下1933年以来历史最低的得票率。

  欧元/美元周一一度下跌1%至1.1831,最终收盘在1.1850.

  BMO
  外汇策略欧洲主管Stephen Gallo说,“这一点可能会使得欧元极端多头获利了结,但除非欧元区经济发生变化,否则欧元的方向不会发生改变。”另外,他补充说,美元已经持续了数月的下跌趋势,出现几天的积极行情并不代表下跌趋势的终结。

  Gallo说,周一的行情主要是在强调欧元的升值步伐将放缓,但选举结果不会在短期内使欧元区经济产生变化。

  并且,欧元的最大驱动器——欧洲央行正在接近结束资产购买计划。鉴于欧洲央行政策制定者已经表达了对欧元近期涨势的不适之感,欧元的走软将给政策制定者更多的结束QE计划所需的空间。

  BMO的欧元/美元年终目标是1.17-1.21,目前正处在这一区间内。而2018年的目标将是1.25-1.26.
  对于德国,市场下一步的关注点将是默克尔选择谁来组联合政府。她可能会寻求同自由民主党、绿党甚至社民党进行谈判。不过,社民党已经表示领导人舒尔茨,社民党将拒绝再加入默克尔组建的联合政府,转而开始扮演主要反对党的角色。

  绿党主席特里廷说,默克尔的基民盟必须关注更多的关注环境问题。而自民党更关系社会问题。

  麦格理全球利率和外汇策略师Thierry Wizman说,冗长的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可能会持续给欧元带来风险。专家们认为,谈判将是困难的,将需要数月的时间。

  他补充说,根本不可能无法组成任何形式的政府。但欧元未来几个周将可能出现更多的下跌。

  另外,德国财政部长这一职位将备受瞩目。如果德国现任财政部长,基民盟的朔伊布勒最终不得不离任,那他下一步将担任什么职位将是一个重要因素。他可能会将目标锁定在欧盟和欧元区最高级职位上,比如欧盟委员会主席或欧洲央行理事会主席。

  战略家们说,一个德国人扮演欧洲央行理事会主席可能意味着,欧洲央行将采取更快的利率正常化路径,欧元及欧元区债券收益率更加强劲。

  同时,极右翼政党进入议会,这无异于又敲响了一个警钟:民粹主义的势力仍在崛起,不容小觑。要知道,去年英国退欧投票的意外结果就是民粹主义崛起的表现。

  三菱东京银行外汇分析师Lee Hardman表示,“民粹主义政党AfD 好于预期的投票率也强调了对预计将于明年早些时候举行的意大利大选的关注。”

  周日的法国参议院选举中,右派共和党成了赢家,这打击了马克龙总统。Gallo说,如果欧洲各国政府进一步转向右翼,这可能会让马克龙陷入孤立境地。
  .中.金.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