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消息!欧元区国家 来借人民币了!

时间:2017年07月07日 15:19:49 中财网
  最近,关于人民币和资本市场开放的利好真的很多。继欧洲央行增持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A股被纳入MSCI以及债券通开通之后,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即将发生!

  7月4日,据路透社和多家葡萄牙本地媒体报道,葡萄牙正准备成为第一个在9.5万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市场上借入资金的欧元区国家,这可能为其他欧洲国家的政府开辟道路。

  什么叫在中国债券市场上借入资金?这话乍听起来确实有点绕,但其实很好理解。所谓在中国债券市场上借入资金,其实就是在中国发行人民币债券,获得融资的一种方式。(外国人向中国借钱,借得还是人民币)
  这种外国政府、机构和组织在中国境内发行的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熊猫债!

  PS:美国和日本类似的债券,一个叫扬基债券(扬基,“Yankee”译为美国佬),一个叫武士债券,都挺“民族的”。

  实际上,今年五月份,葡萄牙财政部长马里奥·森特诺曾经来中国出访过三天。当时他就表示过,考虑发行人民币主权债券!因此,本次经由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葡萄牙即将发行熊猫债的举动其实是一个连贯性的动作。

  那么为什么葡萄牙想要在中国发行人民币债券呢?

  双赢之举
  用葡萄牙官方的话回答,原因是这样的:
  据路透报道:“从实际出发,此举是为了是使葡萄牙融资来源多元化,为葡萄牙债务打开一个新的市场,同时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办公室的一位发言人对路透表示。

  从葡萄牙官方的话能看出,在他们看来这是双赢之举,既缓解了葡萄牙的债务,又助推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实际上,情况真如葡萄牙方面所言吗?暴哥看法如下:
  葡萄牙债台高筑:
  2008年金融危机、2012年欧债危机,让葡萄牙沦为“欧猪五国”。(其余四个是意大利、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
  当时,靠自身无法解决问题的葡萄牙不得不寻求外部的支持,其中由IMF主导的纾困计划是其摆脱经济危机的救命稻草之一。不过,大家知道IMF,这个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向来在救助有关国家的时候以条件苛刻闻名。因此,葡萄牙在被救助期间牺牲了不少经济独立性。(其实,这也在所难免,如果自身实力够硬,又怎么会被别人摆布呢)
  直到2014年,葡萄牙回复了一些造血功能之后,终于可以退出绑住手脚的纾困计划。

  尽管经济上有了一定的起色,但是在债务方面却一直没有大的改善,从2012年开始其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一直徘徊在120%,2016年突破130%。

  有鉴于债务压力,葡萄牙政府确实不得不寻求更加多元化的资金来源,中国当然是目前最佳的选择之一。

  人民币再添利好!

  其实,葡萄牙来中国借钱,对我们来说,等于是我们获得了对于葡萄牙的债权,换一个角度考虑,算是我们对于葡萄牙的投资。

  就投资而言,葡萄牙早就是我们在欧洲投资的主要目的地之一:
  据路透社报道:一些中国公司拥有葡萄牙公司的股份,其中包括,三峡公司拥有葡萄牙电力21%的股份,复星集团今年2月将对葡萄牙千禧银行的持股比例提升到了24%。

  不过,投资角度并不是暴哥本文的重点,暴哥最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熊猫债这种外国人来中国借钱的方式,不断拓展之后,对于人民币的积极作用。

  从发展历程来看,熊猫债从2005年推出以来,到2015年为止,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之所以出现这种原因主要是两点,其一是中国的利率比较高,借债成本高,老外觉得不划算;其二是人民币走出去的时机还不成熟。

  从2015年,韩国率先发行30亿元三年期熊猫债开始,熊猫债进入到高速发展的阶段。

  2016年,根据JP摩根的统计,熊猫债增长了9倍,总量达到了1300亿元人民币(约合190亿美元)。预计2017年增幅将达到50%。

  波兰也在2016年发行了30亿,人民币主权债券。

  最近的消息显示:
  据路透社联系,爱尔兰、意大利和比利时的债务办公室表示,他们愿意用人民币发行债券。

  就像暴哥前言所讲,熊猫债突然间进入一个发展的高峰期,主要是两面的原因,第一个就是,随着2014年以来多次降息降准,外国机构在中国发债的成本已经比较合理,外国政府和机构,尤其债务高、缺钱的机构,愿意来中国发债借钱;
  第二个就是,人民币走出去的时机到了。

  怎么从2015年左右,人民币走出去的时间就到了呢?

  这里面最核心的要素有两个。

  1、一带一路开始发力。

  一带一路是在2013年提出来的,但是在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之后,才开始正式的发力,展开运作。

  同时和一带一路相匹配的亚投行,也是在2015年底正式成立,2016年开始实际运作的。

  关于一带一路,暴哥曾经说过,其战略布局的意义十分宏大。从人民币的角度来看,一带一路可以通过直接双边贸易,以双边货币直接结算的方式,把人民币扩散出去;还可以通过,亚投行贷款、发行熊猫债这种走金融市场路线的方式,让人民币的使用范围扩大。

  今年3月17日,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在中国发行首期10亿元熊猫债,就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熊猫债发行的顺利落地;
  葡萄牙这次发行也是和一带一路的推动密不可分。

  除了葡萄牙,据报道,菲律宾也在考虑发行熊猫债。菲律宾财政部长多明戈斯在今年4月曾表示,该国可能在今年第3季或第4季发行首笔熊猫债,分别为3年期和5年期,预计筹集约2亿美元资金。

  2、资本市场更开放的时候到了
  如果观察,近两年资本市场有些动荡,但资本开放的进程一直在推进。2016和2017年可以说是丰收的两年,人民币纳入SDR,A股纳入MSCI,债券通开通等等一系列大事发生。

  “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我们希望外资能够投资中国,希望外资能够认可中国,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我们必须允许资本市场更加开放,允许资本从中国流出去。所以,其实我们能够取得上述成果,和诸多相关开放性的改革措施分不开。

  对熊猫债来说,和债券通北向通以及A股被纳入MSCI不同,从资本的流动方向来说,其实是从中国流出,流向其他国家的。

  这种资本流出和以往的资本流出有本质的区别。因为,这是人民币的资本流出,而非人民币兑换为美元之后,美元的流出。

  用资本流出或许不太恰当,用资本输出或许更好一些。

  人民币的资本输出有几个重要的意义,其一是,这可以让欧洲和其他地区,拥有更多的存量人民币。伴随着贸易和金融市场相互间更加开放和融合,欧洲国家增持人民币为储备货币,发行更多人民币债券,很可能会形成类似于欧洲美元和欧洲日元的货币市场,即欧洲人民币市场。

  其二,从日本发行武士债券、美国发行扬基债券的历程来看,都是在资本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希望能够把国内积累的资本向外界释放,且同时推动货币更加全球化的产物。

  对于我国来说,对于人民币国际化有着强烈的推广心愿,且国内财富、资本积累也都到了一个可以走出去的时候,加之国内,人民币是相对超发的。所以,如果能够不通过美元,直接通过人民币向外界输出积累的资本和财富,那么无疑是最为理想的选择之一。

  熊猫债或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阶段性的产物。因为,当人民币国际化程度达到一个高度,人民币在海外的存量达到一定的规模,欧洲人民币市场就会出现,届时,海外机构可以直接用人民币发行人民币债券。而这种形式的发行成本可能相较于熊猫债这种外国债券来说,更低。

  不过,当熊猫债未来发展到尾声的时候,人民币将不仅是中国的,更是世界的!(暴.财.经)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