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央行登场在即:欧元或成2017“高危货币”

时间:2017年03月07日 04:40:46 中财网
  北京时间本周四晚,欧洲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市场关注的是,在通胀上行背景下,行长德拉吉会否透露缩减QE的可能性?以“法国脱欧”为主的一系列大选风险将如何影响欧元区?

  眼下,欧元可谓是交易员眼中的“高危货币”,2017年也或是欧元的“不破不立”之年。“从2014年5月的峰值(1.40)一路跌到 2015年3月(1.05,接近对美平价),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欧元一共跌掉3500点,跌幅近25%。此后进入盘整,走出了近2年的平台整理走势。这两年的调整,是为了之后继续下跌而洗盘呢?还是为后市的绝地反击而蓄力呢?” KVB昆仑国际全球交易首席分析师魏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不确定性发酵,欧元/美元1.0380的日线收盘价被突破后,那么欧元将向美元平价再次发起冲击。”

  摩根士丹利则认为,欧元区政治风险高企,这可能会加剧欧元下跌动能,当前超跌的英镑可能是理想的替代品。但这一操作的风险在于,“欧央行或传递出担忧通胀的信号,这可能意味着欧央行将可能会收紧货币政策。”


  (来源:KVB)
  欧央行或维持宽松
  主流观点预计,德拉吉本周可能会打消市场对于退出QE的疑虑,同时他可能也会排除实施负利率的可能性。

  去年12月以来,欧元区通胀率持续走升。根据Eurostat,欧元区2016年12月HICP(消费者物价调和指数)为1.1%,较11月的0.6%大幅攀升,这也反映了油价的大幅攀升。但欧央行认为,基础通胀仍没有一个稳固的上升趋势。展望未来,鉴于当前的原油期货价格,整体通胀可能会进一步上升,但是基础通胀指标仍或在中期才能逐步提升。

  2016年12月,欧洲央行宣布维持三大主要利率不变,并宣布延长将于明年3月到期的QE(800亿欧元/月),从2017年4月到12月每月购买600亿欧元资产。尽管是延长QE,但是200亿欧元的规模缩减被市场解读为逐步退出QE的开端。不过,德拉吉当时否认了这种可能性,通胀离2%的法定目标仍有距离。

  欧洲央行2月16日公布的1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其认为,逐渐削弱刺激措施可能危及通胀的进程,需要保持稳定的刺激措施。

  整体来看,两年来,QE已经产生实效。德国的失业率下降到了统一后的新低5.9%。欧元区整体失业率现在报在9.6%,为2009年5月以来最低点。欧洲央行预计,2017年GDP增长1.7%,9月份预期增长1.6%。

  政治风险高企
  尽管经济基本面在复苏,但若以“英国脱欧”这一政治风险为前车之鉴,其对GDP的打击不容小觑。美国大选刚刚平息,欧洲又迎来了大选的风波——德国、法国和荷兰将在未来三个月举行大选,政治风险成为市场开始定价的一股重要推力。

  尤其令人担忧的是,法国总统候选人、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以“法国脱欧论(Frexit)”展开竞选;而希腊再爆违约危机,欧元区主权债权人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希腊救助条款产生新的分歧,令市场担忧希腊能否获得下一轮援助,这一些都让全球投资者再次把焦点转向欧洲,避险情绪导致欧元承压。

  备受关注的法国大选分为两轮,第一轮为4月23日,第二轮为5月7日。若在第一轮中,有人能够获得超过50%的选票,那么他直接当选为总统(但此情况几乎没有发生,因为候选人很多)。第一轮中排名前两位的候任总统将于两周后进行第二轮选举,票高者获胜。

  当前的候选人为 :极右派“国民阵线”勒庞(Marine le Pen),共和党(传统右派)菲永(Francois Fillon),社会党(左派,也就是目前执政党)哈蒙(Benoit Hamon),法国前经济部长曼努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他本来是社会党的人士,后来不满现任总统奥朗德的执政理念,脱离了社会党,于2016年5月创建了“前进党”,宣称不左不右,作为独立候选人进行大选),还有极左让-吕克·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
  根据最新民调,勒庞一直处于榜首(28%左右),随后是菲永为(20-21%),再次是马克隆(18%)。法国大选可以被看成此三人的“三国杀”。

  也正是因为法国不景气,其成了民粹势力的重灾区,因此主张脱欧的勒庞民调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初步判断,她势必将进入5月7日的第二轮大选,但业内人士也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其进入第二轮之后,难以取胜。因为曾经在法国历史上也出现过极右党进入第二轮大选的情况,为防止民粹势力执政,左右党派在第二轮投票时将票全部投给另一位候选人,称为‘左右联合狙击’。这也是为何民粹党很难在法国最终赢得胜利的原因。”

  在马克隆和勒庞之间,一个有个人的野心,一个想让法国变成另外一个国家,他们都会让法国陷入重大的体制危机。有欧洲问题研究专家对记者表示,尽管菲永此前陷入贪污丑闻,但其最终当选的可能性仍较大。

  欧元“不破不立”
  在欧洲政局的不稳和潜在风险预期下,欧元对美元在刚过去的二月份下跌了超过2%,而同期黄金上涨超过3%,可见,市场是对2017年欧元大戏开幕做好热身准备,欧元大概率将对美元和英镑下行。

  欧元的风险已经体现在几方面。首先,“德债2月28日上涨,德国以创纪录低位的收益率完成两年期公债标售,获得强劲需求;原因一方面是德国央行大量买入,另一方面就是私人投资者担心欧元区可能解散,遂买入德债避险。” 魏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此外,美联储近期释放了明确的3月加息信号,且2017可能加息2-3次。“尽管欧洲经济数据转好,就业和通胀仍相对疲软,使我们无法看到在2018年有加息的任何奢望,因此欧美两国的分化将日趋显著,会导致市场对于欧元的谨慎态度。下半年欧元区的通胀假如上升到了一个阶段,才有可能看到欧央行改变策略,使欧元获得支撑。” 魏巍称。

  再者,摩根士丹利认为,“尤其是随着大选的临近,欧元/英镑已经跌破了200日均线,这是自2015年中期以来的主要支撑位,我们认为这可能会加剧欧元下跌动能。”

  该行提及,2016年中期,全球储备资产配置中,63%为美元资产,20%为欧元资产,只有4%是英镑资产,“未来欧元区政治风险以及相关的欧元债券波动性,可能会使基金经理避免配置欧元资产,英镑可能是一理想的替代品,因为英镑当前的价值已经大部分计入了未来的风险,在欧元/英镑触及0.8事便可做空,0.88止损。”


  (来源:KVB)
  魏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断加剧的波动性也将使得欧元成为交易员的青睐标的。“欧元/美元周线级别的阻力1.0800的价格,是目前欧元无法逾越的鸿沟。 欧元想要翻身,先要看到周线收盘价格高于1.08, 否则,就只能在1.08的下方挣扎,甚至继续向下,跌破平价。”

  在他看来,“1.0500和1.0380扮演着日线级别的支撑角色。 破了1.0500的日线收盘价格的欧元很有可能摆脱近几日的震荡修整格局开始加速下跌,并且去找1.0380的下一个目标的概率很大。 如果再破了1.0380的日线收盘价后,那么欧元将向美元平价再次发起冲击。”(.一.财.网.)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